刺杀汪精卫

知道91 | 生活 | 2017-11-01 | 阅读:1810

原标题:【11.1】刺杀汪精卫

今天是2017年11月1日

这是馒头说第 197 篇文章

从“馒头说”开通没多久的时候

不同的读者,就开始在后台反复地给我发一个同样的请求:

什么时候写写汪精卫吧!

说实话,汪精卫这个人,我也早就想写了

但发现一篇文章,是绝对写不完的

后来想想,那就分成几件事,分开写吧

所以,就有了今天的第一篇

【今日主打】

1935年11月1日

刺杀汪精卫

1

1935年11月1日,南京,湖南路10号。

这一天,是国民党四届六中全会召开的日子。上午9点半,在湖南路10号的国民党中央党部大楼,大会的开幕式已经结束了。

按照惯例,开幕式结束后,中央委员们要离开大礼堂,到中央政治会议厅的门前合影留念。由于人比较多,合影需要分五排站立,大家互相谦让,互相换位,人声嘈杂,一片混乱。

湖南路10号。该楼先后为江苏省谘议局、南京临时参议院、中国国民党中央党部等机构的所在地,现为江苏省军区司令部所在地

坐在第一排的,是林森、张静江、孙科、戴季陶、阎锡山、张学良、张继这些党内大佬,而正中的位置,空着。

那个位置,是属于蒋介石的。

人群站定,但蒋介石一直没有出来。

应该坐在蒋介石身旁的行政院院长汪精卫,决定进去请蒋介石出来。

过了一会,汪精卫走了出来,身旁并没有蒋介石。

人群一阵小声议论。

汪精卫向大家传达了蒋介石的意思:蒋委员长身体忽然有点不舒服,就不参加合影了,我们自己拍就行了。

镁光灯闪过,摄影很快就完成了。大家纷纷转身,准备进礼堂的时候,一个人突然从记者人群中跳了出来,大喊一声“严惩卖国贼!”,然后从大衣中掏出手枪,朝拍照的人群中连开三枪。

一阵惊呼中,汪精卫倒在了血泊之中。

2

汪精卫倒地,众人才反应过来:有刺客!

第一个反应过来的,是当时站在第一排照相的国民党元老张继。

在众人还在慌乱的时候,当时已经53岁的张继,第一个跳了出来,拦腰死死抱住了开枪的刺客。

张继

张继的这个行为让当时在现场的张学良也印象深刻。在张学良后来的口述回忆录中,他这样说:

“这个张溥泉(张继的字,馒头注)他怎么这么大胆子,那家伙拿着枪,他那个枪没有子弹了,有子弹他就把张溥泉打死了。”

第二个反应过来的,就是当时站在第三排的张学良。他在回忆录中提到:

“哎哟!这张溥泉,我就喊他,就下去帮他忙去了。我下去,我从前学过武,学过一点,不是学得很好,我就上去对凶手先给个绊脚,啪!他就倒下了,张溥泉就扑到他身上。”

第三个反应过来的,是汪精卫的卫士。卫士掏出枪,对着刺客开了两枪。张学良后来对这个举动充满怀疑:

“这是汪精卫的一个卫士干的,打他一枪,踢他一脚。本来我们要把刺客抓住,因为这个差点没把张溥泉给打死,这个家伙过去就给孙一枪。我说你怎么回事?张溥泉都抓住他了,你还给他一枪,你把他打死?我非常怀疑这个人,当时我在报告里说我怀疑这个人,要查处这个人,我说都要活捉了,你还打他干什么?”

这时候,偌大个场地,人都跑光了,连警察也跑了,只剩下张学良他们这几个人。

之后,看到刺客被擒,人又陆陆续续跑了回来。听到枪声,蒋介石也在护卫的簇拥下,走了出来。

汪精卫的妻子陈璧君这时候也冲了过来,抱住在血泊中的汪精卫,哭着对蒋介石说:

“你不要汪先生干,汪先生可以不干,为什么派人下此毒手?”

蒋介石此时脸色铁青,一言不发。要证明自己的清白,他现在唯一能做的,就是下令:

不惜一切代价,救活那个刺客!

3

当时负责抢救他的,是中医院的院长刘月衡。

按照张学良的回忆,当时刘月衡和刺客之间,发生了这样一段对话:

——“你不要误会,别怀疑我,我是医院的院长,我不是跟你过不去的,是医生,是给你治病的。你现在不能活了,明天你就要死了。”

——“死就死么。”

——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问问你,你死了你怎么办?家里有什么人,谁给你收尸?”

——“我没有什么人。”

——“那你老婆呢?”

——“我干这个还要老婆啊?”

——“你姓什么?”

——“我死了你随便给我扔哪儿,叫狗吃了算了,我家没人。”

这个垂死的刺客,思路清晰,口风很紧。

为了留个活口问出些什么来,蒋介石下令每小时给刺客注射强心剂——这是极其损害身体的,但那时候,蒋介石已经不管那么多了。

不过,刺客的身份,凭借当时进场的通行证,还是很快被查出来了:

他叫孙凤鸣,是南京晨光通讯社的记者。

4

作为一名记者,孙凤鸣为什么要刺杀汪精卫?

这还得从他自己的身世说起。

孙凤鸣,原名孙凤海,1905年出生于江苏铜山县一个贫苦农家,16岁随父闯关东。“九一八事变”之后,孙凤鸣参加了第十九路军。

十九路军在国民革命军序列里是一支比较特殊的军队,总指挥是蒋光鼐,军长是蔡廷锴——1932年“一·二八事变”中奋起与日本军队真刀真枪干的,就是这支部队。这支部队有两个比较鲜明的特点:一个是要抗日,第二个是要反蒋。

十九路军军长蔡廷锴。十九路军后来在1933年公然反蒋,史称“福建事变”,后失败

孙凤鸣在十九路军一路做到代理连长,以枪法准闻名。后来因为十九路军被蒋介石调往江西剿共,孙凤鸣不愿意去,就脱下了军装。

在放弃从军之后,孙凤鸣遇到了一个重要的人,那就是后来被称为民国“百变刺客”的华克之。华克之原来是国民党的左派人士,后来因为一系列事件,走上了反蒋的道路。

1929年,华克之迁居上海,身边聚集了一群包括孙凤鸣在内对蒋介石不满的人,经过几次讨论,他们得出了一个结论:“庆父不死,鲁难未已”——他们下定决心要刺杀蒋介石。

没错,他们其实一直想杀的就是蒋介石,而不是汪精卫。

但要刺杀蒋介石,谈何容易?

思前想后,他们想出了一个点子——成立一家通讯社。

1934年11月,“晨光通讯社”在南京陆家巷23号挂牌。社长为化名“胡云卿”的华克之,身份是“华侨富商”,总务兼编辑部主任是张玉华,采访部主任贺坡光,而孙凤鸣,就成了一名记者。

华克之

别小看这家通讯社,经过半年多的运作,居然在南京有了“小中央社”的别号。在大家的帮忙下,孙凤鸣也很快成了一位“名记者”,可以独立进出国民党各大机关和出席各种招待会——这就是他们成立通讯社的目的。

在有了“通讯社”这块牌子掩护之后,孙凤鸣他们一共策划过三次针对蒋介石的暗杀。

第一次,是在1934年12月,当时国民党四届五中全会在南京召开。那是孙凤鸣第一次携枪采访,但由于当时人群拥挤,蒋介石等政要匆匆退场,孙凤鸣根本就没机会出手。

第二次,是1935年春天,蒋介石在江西庐山主持军官训练团,华克之前去打探,但发现警戒实在太严,放弃了行动。

而第三次,就是他们得知国民党要在1935年11月1日召开四届六中全会。

他们认为,这是最好的一次机会。

5

孙凤鸣是自愿要求成为刺客的。

其实孙凤鸣当时已经有了与自己情投意合的妻子,她的妻子名叫崔正瑶。但他把妻子送去香港躲避,以表示自己的决心。华克之后来回忆,当时孙凤鸣非常坚决,是以“荆轲”来自比的。

而当时,孙凤鸣也是“铁血锄奸团”的成员。他的这个行为,也得到了锄奸团老大的认可和支持,那个老大,就是“民国第一杀手”王亚樵。

关于王亚樵的故事,请看【延伸阅读一】

风萧萧兮易水寒。

1935年10月31日,“晨光通讯社”的全体同仁在酒楼设宴为孙凤鸣践行。孙凤鸣把自己心爱的一支“派克”金笔送给了华克之——那是他作为记者的随身之物,把这支笔送人,就代表他没打算活着回来。

第二天,因为通行证的问题,孙凤鸣是在开幕式结束前10几分钟的时候,才匆匆进场的。进入会场后,他就进了厕所,从挖空的相机中掏出事先藏在里面的手枪,组装完毕,放进大衣口袋,混进记者人群。

不过,孙凤鸣却没等到蒋介石。

蒋介石的警觉性确实很高。当天他看到现场拍摄的场面非常混乱,就有一种的不详预感(也有一种说法,说蒋介石对当天参会人员随便着装和没有纪律的场面很不满),随后就以“身体不适”为由,拒绝参加合影。汪精卫进去请的时候,蒋介石还劝他也不要出去合影。

因为抱着必死之心,所以孙凤鸣出发前已经服食了大量鸦片烟泡。他知道不能再等下去了,所以最终选择向走出来的国民党的二号人物汪精卫开枪。

当时孙凤鸣一共开了三枪。第一枪射进汪精卫左眼外角下颧骨,但这枪其实造成的伤害不大。第二枪打穿了汪精卫的左臂,问题也不大。

第三枪是在汪精卫转身想逃跑的时候射出的,子弹从汪精卫的后背射入,射进第六、七胸脊柱骨旁。在送到医院抢救后,经过几次手术,医生都无法从汪精卫体内取出这颗子弹,最终只能留在他的体内。

被送入医院后的汪精卫

因为孙凤鸣之前的身世一直无人知晓,而“晨光通讯社”的背景也无处可寻,所以蒋介石当时还是承受了外界很大的压力——作为和汪精卫一直明争暗斗的人,他确实有作案动机。

但是,蒋介石有一万种可以暗杀汪精卫的方法,绝不会蠢到要在一个大家合影的公众场合来暗杀他。

汪精卫在第一时间被送往南京中央医院,一同被送过去的,还有重伤的孙凤鸣。

当时蒋介石固然想抢救汪精卫,但更想抢救过来的,是孙凤鸣。

蒋介石要伸冤。

6

但是,孙凤鸣却救不过来了。

服用了大量的鸦片烟泡,再加上枪伤,孙凤鸣本身就已经命在旦夕,最关键的是,按照抢救医生的说法:他“没有任何求生意志”。

11月2日凌晨,孙凤鸣的生命走到了尽头。临终前,他的最后一句话是:

“我是一个老粗,不懂得什么党派和主义,要我刺汪的主使人,就是我的良心。”

孙凤鸣去世的同时,一场对他“同党”的大逮捕也全面铺开。

“晨光通讯社”的贺坡光和张玉华虽然早已撤离,但最终还是被捕。包括给孙凤鸣发通行证的国民党官员,以前与“晨光通讯社”有过往来的人,也通通被捕,前后一共抓了200多人,绝大多数人都上了酷刑,其中有很多人在上刑后被杀害(贺坡光和张玉华虽然受尽折磨,但并未被处死,随着汪精卫后来投敌,两人先后出狱)。

孙凤鸣的妻子崔正瑶虽然之前已去了香港,但为了搭救“刺汪”案被捕的朋友,又潜回上海,最终被叛徒出卖被捕。在狱中经历酷刑后不吐一字,最终被杀害。

唯一逃出的,是华克之。华克之后来加入了中国共产党,成为秘密战线上的一把好手,建国后成为公安部的一个司长。但后来受潘汉年案牵连,被捕入狱11年,再监督改造10年。文革后,华克之被平反,他做的第一件事,就四处奔走,将孙凤鸣当年刺杀汪精卫的事情和很多细节公之于众。

1987年,在华克之的奔走下,孙凤鸣被党中央追认为抗日爱国志士。孙凤鸣的家乡铜山县建起了2400平方米的纪念碑园。1988年,孙凤鸣的碑园开园,86岁的华克之赶到徐州,为当年的战友主持揭碑仪式。

在孙凤鸣的大理石纪念碑上,有着华克之亲自写的铭文。

致孙凤鸣的夫人崔正瑶的是:

真州多佳丽,首推凤鸣妻。轻金重大义,志同始结褵。反对臣日寇,无惧血染衣。死者并非难,处死者难矣。凌迟无一语,闺中千古奇。

致孙凤鸣的是:

生无私人怨,死因国事非。心向知音决,泪为生民挥。言重季布诺,技胜张良锤。精卫非精卫,替死此魑魅。功败于垂成,千古共心摧。

7

最后,说说孙凤鸣当时的第三颗子弹。

那颗子弹,一直留在汪精卫的体内,每逢阴雨天,就隐隐发痛,使得汪精卫非常痛苦。

1943年,受尽折磨的汪精卫终于通过手术将那颗子弹拿出,却因手术压迫脊椎神经,下肢几近瘫痪。1944年1月,61岁的汪精卫病倒,在送往日本做脊椎手术后失败,最终在高烧昏迷中逝世。关于汪精卫的死因,猜测有很多,但目前较多采信的,还是他死于“多发性脊骨瘤肿”——

就是由那颗长年留在脊柱里的子弹引发的。